首頁 興安在線 文化周刊 文苑

鄉村臘月味濃香

2020-01-13 14:19 興安日報

楊潤德  

我的童年是在鄉村度過的。鄉村臘月里,那一串串濃香的味道,那一串串讓人難忘的故事,至今仍深深印記在腦海中揮之不去。      

鄉村臘月,是從遙遠的風俗中走來,是從胡須掛著冰溜的寒冷中走來,是從莊戶人忙碌的身影中走來。走進鄉村,像似走進火紅的月份……

鄉村一進臘月門子,天天都是讓人喜悅的好日子,小伙子娶媳婦姑娘嫁人了,結對成串,村子里隔三岔五,就有鑼鼓喧天、爆竹聲聲喧鬧的喜車,迎接送往?,F如今,年輕人留守在家的寥寥無幾,要完成終身大事,就得計劃好趕上這個豐盈而消閑的時光歸來,因而往往是張家出嫁的鞭炮響著,王家迎親的嗩吶又起,且同一天承辦婚宴的就有好幾家。長輩們大都是被東家請、西家請的,吃喝熱鬧,直打飽嗝。

喝完“臘七臘八凍掉下巴”的臘八粥,到了臘月二十左右,街市上人聲鼎沸。為辦置年貨,村屯好哥們好姐妹們,結伴而行。集上布滿攤鋪,貨物琳瑯滿目。男人買煙買酒,買拜年的禮品,兩腳生風;女人扯布料、找裁縫,選衣服,不亦樂乎;孩子們樂顛顛買玩具、買花炮,手足舞蹈。當地政府為經商者專門建起的經營蔬菜果品大市場,有圓肥的蘑菇、鮮紅的西紅柿、膘肥的豬肉、活蹦歡跳的魚兒……花炮攤上,小小子們買完拿在手里放的,擱在地上放的,真是讓人眼花繚亂。

鄉村臘月的上空,會彌漫起越來越濃的香味兒,那是熬甜菜疙瘩糖、炒瓜子、做芝麻餅、腌臘肉的味道,把整個小村莊都熏醉了。沿著這股香氣,即可看到一雙雙女人的手,在不停地忙碌。吱吱作響的磨米機神采飛揚,用大豆面和黏米面做成的“豆面卷子”,還有飽滿的糯米粘成的年糕,把莊戶人收獲喜悅的笑容粘在了日子里。年豬一步步走向臘月的深處,也走向了屠夫的刀子。村頭街巷,村民的吆喝聲、殺豬的嚎叫聲此起彼伏,把鄉村攪和得熱鬧非凡。

“回家過年”是外出人員最迫切的愿望,也是年關共同的語言。出門在外的人們,即使遠隔萬水千山,也要在臘月里趕回家中。濃濃的親情那么火熱,不停地召喚著遠方的游子。你瞧瞧,村口屯里與房舍的門框下,那一雙雙眺望的目光,早已鉚上遠方那條路上……

臨近除夕,鄉村臘月推向高潮。鞭炮聲此起彼伏的籠罩了村莊,不斷有升騰的煙花繚繞在村子的上空。一副副對美好生活無限憧憬的春聯,高貼在門楣上。    

鄉村臘月,被那一副副春聯和一個個笑容染紅了,被迎接新年的爆竹與年火之光烤紅了,紅得淋漓盡致,紅得喜悅溢滿心田、喜氣沖天……

編輯:張金磊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福咖真的能赚钱吗